app茄子视频ios

Posted by: | Posted on: 10月 27, 2021

风界人早早就调查了资料,也是知道了星界、月界的存在。换言之,目前五大阵营,不,如果还算上唐轩等人的话,那六个阵营,皆已知晓彼此存在了。

江冽尘现下还派人去联络了,让卧底尽可能去挖掘出那些想夺权的人,从内部搅乱风界。

也可以这么说吧,其实六阵营或多或少会有彼此的卧底在的。人心,一直都是难以猜透的。为了利益而明面背叛的人不可怕,恐怖的是这些不显山不露水的暗中叛徒就在你身边,随时准备背后捅你一刀!

不止是风界,就连别的阵营也是,早已有多股小势力形成了。基本上一个阵营也并不完齐心,慕永夜之前还是星界人呢,还不是去了日界?星界内部也不太平呢!且连日界亦是有蠢蠢欲动的夺权者在。

加上很早以前就从星月两阵营,到风云星月四阵营,至风云星日月五阵营,还有无阵营,以及小势力等这一系列的过程一直在变化发展,这也就导致所有阵营都早就隐隐出现了裂痕。区别只在,现今这种裂痕,哪个阵营暴露得更多更明显罢了。

多种不同观点,其它阵营的矛盾也相继形成。人多是非多,有人在的地方,就有江湖,有江湖,就有纷争乱斗,也确实是不无道理。

见证者们到各个阵营都看了一圈,也不由为那些无休止的内斗而叹息。

整件事里最悲哀的有两个地方,一个是真话说出来没人信,谣言反而轻易就能传得满天飞。一个是自我中心,又目光短浅的人太多,人人都只盯着眼前的那点蝇头小利,到头来敌人还没动你们,你们自己就先把自己打垮了。

再回到日界时,还没等喘口气,就听说这边刚发生了两件大事。

一个是夏青萍在街上认出了霄影,知道他是月界人,立马就去禀报江冽尘了。江冽尘对此却反应冷淡,估计在他心里,同样要给这女人盖上一个“非常愚蠢”的章了。

这跟他想要的完是南辕北辙。他根本就不在乎什么霄影,日界的人本身就来自各个阵营,出现个月界人又怎么样?只要没什么出格的举动,他也懒得一个个管。

另一件事,是神内时雨的寝居着火了。由于扑灭得及时,所幸没什么人员伤亡。不……也许有一个?

青春无敌美少女穿校服魅力无限

在火场不远处的草丛里,水无念看见了一具正在消失的尸体。谁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死的,也就没人去关注她。

只有金思琦认了出来,那是自己的尸体!这是怎么回事?自己为什么会死在火场?难道火是自己放的?还是说自己刚好看见了放火的人,就被灭口了?

她简直要掩面而泣了。这天昙出现的其他人,有的讨喜,有的招黑,但无论如何他们至少都有话题热度,有人愿意去谈论他们,而自己,活着的时候没有镜头,连死了都没人在意,至始至终存在感为零。

节目还在继续,根据菲雨芷静的私下交谈,见证者们大致拼凑出了一个事件的轮廓。

这场火确实来得蹊跷,在此之前,风芷静曾经收到了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“我知道你的秘密”。

纸条背面,则是约她到某个偏僻的地方见面,同时警告她不准告诉别人,只能一个人来,否则自己会将手里的证据呈交给大人。

纸条上的文字,部都是用书本中剪下来的字体拼成的,足以看出写纸条的人非常谨慎,没有留下任何一点笔迹的线索。

风芷静看到纸条后,首先想到的就是那晚可能存在的“另一位跟踪者”。

对方声称手里有对她不利的证据,是真是假?又是什么样的证据?明知这邀约必定是个陷阱,风芷静却还是觉得,必须要去看一看。

但如今敌暗我明,贸然赴约后果难料,还是有必要留个后手。由于不想让菲雨担心,慕永夜又并不完值得信任——自己放走池爱这事就绝不能让他知道——思来想去,她决定先去跟风嫣然通个气。如果自己太久未归,就如何如何。

她满心以为那陷阱是针对自己,临去前也尽量做好了周的准备,谁知来到赴约地点后,等了半天却都没有看到人影。她觉得不对劲,匆匆赶回时,就听说时雨的寝居刚刚失火了。

菲雨当时都在屋里看书,发现火情后,就联合施展魔法,及时灭了火。她们修炼的魔法体系隶属同源,这些日子又经常在一起训练,配合得早已是默契无间。就连经常在关键时刻魔法不稳的神内时雨,这次也表现得非常出色,连日的训练终于显出了成果。

之后三人交换信息,风芷静就明白过来了。这的确是一场针对她的阴谋,只是比她原先想象的更加毒辣!

那暗处的人,先用一张纸条约走自己,就是为了破坏自己的不在场证明。特地警告自己不准告诉旁人,又约在一个又远又偏僻的地方见面,都是为确保没人会在这个时间点刚好碰见自己,也就没人能为自己作证。

自己中计前去后,那人却并不来赴约,而是悄悄溜到她们的屋子前放火。按照对方的计算,菲雨都会被烧s在里面。时雨一s,江冽尘必然震怒,而此时最大的嫌疑人就是自己。

在江冽尘面前,自己不可能拿出那张纸条自证清白。因为既然把纸条上的话当了真,就说明她的确有不可告人的秘密,一旦江冽尘深究她的秘密,她依然百口莫辩。

这样一来,既没有可靠的不在场证明,又说不清当时在哪的自己,等于是亲自坐实了嫌疑。江冽尘一定会将她问责处s,并且以他的手段,绝不会让她s得太轻松。

这是借刀杀人!有人打算借着江冽尘的手来杀了她,为此还不惜将无辜的时雨牵连在内!只是那人千算万算,算漏了菲雨能够用魔法灭火,这才功亏一篑。

目前风芷静主要的怀疑对象就是夏青萍。她可以说是最有动机的一个。她迷恋江冽尘,为此嫉妒时雨,而时雨又刚刚拒绝了她的“助攻”请求。那么借此机会,除掉时雨,又有自己当替罪羊,堪称一劳永逸。

但如果说是夏青萍,里头又有两点隐隐透着古怪。

一来自己和夏青萍根本没有接触,自己也不是江冽尘后宫,谈不上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。而那暗中的人更加憎恨的分明是自己,连s都要找一个最残忍的刽子手来ns自己;

二来,从夏青萍轻易对江冽尘一见钟情,又鲁莽的拜托她们帮忙来看,她并不是那种智商很高的人,不像是能布置出如此狠辣的连环计。但若不是她,又会是谁?

正在她们百思不得其解时,夏青萍赶过来安抚神内时雨了。上杉菲丽卡由此对她的怀疑更深,火来得快去得也快,自己不说,她又是怎么知道着火的?

风芷静尽量不动声色,在谈话中试探她先前的去向,结果却仍是不大明朗。她的表现既有那么点像犯人,但真要敲定是她,又总让人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头。

到最后,放火的真凶还是没有找到。由于没造成什么后果,江冽尘那边也就没多过问,他目前的心思多是放在凤舞桐身上,事情暂时就这样过去了。

弹幕:“江冽尘这样还好意思说让小雨当女主人呢?差点烧s了,不闻不问,满脑子想着怎么追另一个女人,太让人心寒了。就冲这个,我要是小雨我这辈子不可能原谅他。”

“这事他深究——问责芷静;不深究——对小雨漠不关心;过去看小雨——小雨膈应,抵触他;不去看——冷漠无情,出这么大事你看都不看一眼。艾玛他可太难了[捂脸]连呼吸都是错误[捂脸]”

“江冽尘会不会还以为是舞桐放的火?以为是舞桐给他的另一个警告?偏偏还是最得宠的后宫屋子被烧,江冽尘可能还以为舞桐吃醋了,没准还很开心呢?越说越渣[笑哭]”

放火真凶始终没有浮出水面,菲雨和风芷静能做的,也只有对身边的一切,都再次提高十二分的警惕。

这天,司空圣拉上盛则其去买新衣服。

在霄影店里逛的时候,盛则其问他怎么突然来买,司空圣就说,自己来到日界不久就对一个女孩一见钟情,想打扮打扮去追求她。

盛则其来了兴致,问他那个女孩是谁,自己也想见见,看是不是真有那么漂亮。司空圣还不好意思了,连连摆手,说你是大嘴巴,要是带你见了,没准你直接给我捅出去了,不行不行。

盛则其说,知道就知道了,大家都知道我喜欢芷静啊,那又怎么了?司空圣神补刀:“所以你才一直追不到她啊!”

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,司空圣又问他,你当初是怎么喜欢上芷静的?

一提到芷静,盛则其果然立马就不管司空圣的梦中情人了,开始滔滔不绝的说,自己对她是一见倾心,最开始是因为自己生病那次,一直受她照顾,“那时候我就喜欢她了。”

风芷静刚好带上慕容晴蓝,也来服装店置办新衣,听到他这样说,她感到很迷:“我只照顾了你一次啊?”

两人还是第一次讨论这个问题,互相开诚布公的这么一说,风芷静就知道,他是误会了。

一开始他喜欢的,是在生病时照顾了他一整天,给了他前所未有的温暖的人,也就是神内时雨。但当时他意识不清醒,也不知道照顾自己的人到底是谁。

第二天菲雨池爱随江冽尘去游园,风芷静被留下照顾他,那时盛则其刚好醒了,以为照顾自己的一直以来都是芷静,就喜欢上了芷静。

喜欢上之后,他就一直在关心照顾芷静。也在相处中被芷静的种种优点吸引,越来越喜欢芷静。

这些花半夏在前面就已经分析过了。现在误会说清,盛则其才知道原来自己最初喜欢的人是时雨。

“没关系!”盛则其惊讶过后也不太在意,“因为有那段错才让我喜欢上你的,我更应该感谢小雨这个媒人。”

司空圣无语:“你连自己喜欢的人都能认错,如果你将来真能在现实看到她,不会把她也认错了吧?”

盛则其觉得有道理,于是跟风芷静说,我们要交换个信物。

慕容晴蓝觉得没这个必要,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逢。若有缘,将来不需要信物也能认出;若无缘,就算留下了信物,或许回到现实也是远隔万里,终生不会相见。

盛则其不服气,他就不喜欢听天由命,如果回到现实又失去了记忆,互相留个信物好歹也是多点相见的机会啊,说不定看见了就能想起点什么呢?怎么可以在这里就什么都不做!

风芷静无奈,不过还是把自己一直戴着的吊坠给了他。盛则其特别高兴,送了一个Q版的芷静娃娃给她。那是他画出来之后特地找礼品店定做的,早就准备要送给她了。

关于风芷静和慕永夜被赐婚那事,盛则其虽然也听说了,但他是知道风芷静同样不喜欢慕永夜的,充其量就是池爱那样的假夫妻,所以也就没太在意。

他现在主要是不想像池也那样留有遗憾,于是他跟芷静说,回去之后希望她在房间里等一下,自己有点东西想给她看。

他想送给她的,正是自己的画册。上次她仅仅看了后面设计衣服的几页,她却没有看到,那一整本画册里画的都是她,各种各样的她。他想用这本画册让她看到自己的真心,也是借此,正式向她告白,这次希望她能接受。

风芷静回房时,菲雨都去外面练魔法了,慕永夜今天也有其他事,放了她一天的假。现在她就在窗边坐下,打量着手中栩栩如生的芷静娃娃,默默为稍后的谈话打着腹稿。

盛则其想说什么,她大概都猜得到。她的答案没有改变,既不会答应他,也不会在天昙答应任何人。

只是跟他相处了这么久,他对自己的照顾,为自己设计的衣服和娃娃,她都看在眼里。他对这段感情,的确可以说是很真诚的。这次再要拒绝,她希望能尽量找到一个不那么伤害他的说法。

盛则其还没到,从他离开时那个兴冲冲的劲头来看,似乎是拖得久了一些。或许他也在纠结见了她要怎么说吧。风芷静凝望着窗外的风景,若有所思。

忽然,她感到心口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!

见证者们都看到,她前一刻分明还是好端端的坐在那里,没有突然s入的敌人,也没有暗器袭击,但在她x前,就是莫名出现了一大块血迹。

似乎,她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给刺中了,短短片刻就已经危及生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