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映画传媒林

Posted by: | Posted on: 10月 22, 2021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无缘无故被人拦住,肯定不是件愉快的事情,而无缘无故被人插了一刀,那简直就是倒霉透顶了。不过,夏天却一点也不觉得倒霉,因为青年男子的那一刀并没有插在他

的身上。

拦住夏天和阿九的青年男子意外的发现,自己的匕首干脆利落地插在了他自己的手腕上,一时之间,他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。

“不痛吗?”阿九奇怪地看了这个青年男了一眼,随口问道。

“阿九小姐,我们只是受人之托,请不要为难我们。”青年男子瞥了夏天一眼,然后面无表情的把自己手腕上的匕首取了下来,血很快就止住了,伤口也随之愈合。

夏天不爽的说道:“个白痴不要找死,我要跟九丫头回房睡觉,没空搭理们。”“这位先生,我们雇主只是想请阿九小姐过去叙叙旧,跟并没有什么关系。”青年男子恶狠狠地瞪了夏天一眼,冷冷的说道:“如果再横加阻拦的话,别怪我对不客气

了。”阿九觉得有些好笑,居然还有人比夏天还愣,看上去这个所谓的熟人肯定对她一点也不了解,否则的话,怎么应该知道夏天的存在,绝对不会让他的人做出如此不智的行

为。“白痴。”夏天摇摇头,懒得跟这人浪费宝贵的时间,伸手抓住对方的衣领,随意地一扔,就把他扔进了酒店外不远处的不可回收垃圾筒里。另外几个人还没反应过来,就

跟着步了前面那青年男子的后尘,一起进了垃圾筒里等着被处理。

阿九回头看了一眼,有些疑惑的说道:“刚才那个人好像有点古怪。”

“一个白痴而已,有什么可古怪的。”夏天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长发美女优雅气质漫步银杏林低头浅笑写真图片

“对来说,肯定不觉得古怪,因为就是天下第一古怪的家伙。”阿九白了夏天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但是刚才难道没发现那人的伤口居然可以自愈吗?”

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我也可以啊。”夏天表情一本正经,“九丫头,现在也可以做到的,只要洗髓过后的人都可以办到的。”

阿九一愣:“那的意思刚才那人洗髓过了?”

“那不可能。”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,“天底下能洗髓的人只有我一个,而我不可能给一个男人洗髓。”

阿九生气的骂道:“那说个屁,搞了半天,也是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夏天说道:“我知道啊。”

“知道就说,别老说那些废话。”阿九瞪着夏天,“我就想知道那几个是什么人,为什么伤口能自愈,别再给我绕圈子,不然今天晚上自己一个人睡去吧。”

“他们没有被洗髓,只是从小用药水浸泡过。”夏天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“一般的伤口可以自愈,要是下手再重一点,就直接死了。”

这么一说,阿九忽然想起了什么来,脸色变得有些忧虑起来。

“九丫头,不用担心,这些白痴加起来也不是的对手。”夏天伸手搂紧了阿九,笑嘻嘻的说道:“再说不还有我吗,有我在,也绝对不可能有任何事情。”

阿九有些嫌弃地推了夏天一下:“离我远点。”

话虽是这么说,但阿九还是任由夏天搂着她。

两人刚打开房门,赫然发现有个陌生男人坐在茶座边上,满脸笑容地看着夏天和阿九。

“两位还真是伉俪情深啊,阿九,什么时候找的男人,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呢?”陌生男人泡了一壶茶,正在细细品茗着,见门开了,便笑呵呵地说了一句。

“是谁?”阿九看着这陌生男人,发现并不认识,心里疑惑不已。

陌生男人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:“阿九,这话说得太伤我的心了。我们也算是青梅竹马啊,难道这么快就不记得了?”

“对不起,我不认识。”阿九冷声说道:“现在请出去。”

夏天不高兴的说道:“九丫头,还是直接把他扔出去好了。”

阿九小声冲夏天道:“别打岔,先看看他耍什么花样。”

“哎,大家都别激动,先喝茶。”陌生男人倏地站了起来,朝夏天和阿九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,“我确实有些事情找商量商量,难道一点也不想找到的亲身父母吗?”

阿九眉峰一挑,冷声道:“到底是谁?”“看来不告诉我的身份,是没办法放心交谈了。”陌生男人指了指自己,笑着自我介绍道:“我叫应文山,有个姐姐叫应晓月,不过关系并不太好。小时候我们都被拐卖过,不过我被找回来了,她没有。然后过了十几年左右,她自己回来认亲了。哦,这也都是陈年往事了。我想说的是,以前我被拐卖的时候,在一家孤儿院呆过几个月,

阿九那时候也在。难道不记得了吗?”

阿九摇头:“不记得,因为我从来没有在孤儿院呆过,我是在阴医门长大的。”“那时候还小,不记得也正常。”应文山耸了耸肩,“毕竟我也记不大清楚了,后来查了一下资料才确认叫阿九,以前可不叫这个名字,那时候还说长大了要做我新

娘呢。”

“九丫头是我的女人。”夏天瞪了这人一眼,不满的说道:“阿九也不是配叫的,再乱叫我就揍了。”

“是吗?”应文山笑了笑,故作大度的说道:“那好吧,我叫她阿九小姐,这总没问题了吧。”

“我对说得这些事情不感兴趣。”阿九并没有放松警惕,“还是直接说来找我的目的吧。”

应文山感受到阿九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语气,不禁叹息着说道:“看来我用错方法了,早知道就该光明正大的找谈谈了,可是又怕我那个姐姐察觉。”

阿九随口问道:“刚下那些人是手下?”

应文山点了点头:“不错,看来他们是过于粗鲁了,惹得阿九小姐不满了。”

“我没有不满。”阿九看了夏天一眼,“是他不满,所以的手下都被扔进垃圾筒里了。”

“这就有些不讲究了。”应文山看向夏天,露出一丝不快的表情,“怎么说他们也是为我办事的,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分吗?”

夏天懒洋洋的说道:“一点也不过分,因为呆会也会进垃圾筒。”

“阿九小姐,男人好像有些过于霸道了吧。”应文山两眼微微眯了起来,似笑非笑地说道:“难道他不知道江湖险恶,他这么说话很容易被人打吗?”

阿九叹了口气:“我是觉得有些蠢,既然调查过我,就应该再查得详细一点,难道不知道他是谁吗?”

“这个还真不知道。”应文山摇了摇头。

夏天冲阿九解释道:“九丫头,我的所有资料早就被小妖精老婆删掉了,能查到的都是些没用的信息。”

“这么说的话,还真的挺有来头,不知道怎么称呼?”应文山十分有礼貌的问道。

“我叫夏天,春夏秋冬的夏,天下第一天的天。”这段自我介绍夏天直接胶口而出,毕竟已经说过无数次了,这已经是最精简的版本了。

“夏天?”应文山皱了一下眉头,“好像听说过。”

“最好是听说过。”阿九笑着警告道:“不然真的随时会被他扔进垃圾筒的。”应文山淡淡一笑,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我只是来找商量事情的,并不是来找麻烦的,再者说……”他顿了顿,脸上满是傲然的表情:“世界上,不存在有人能把我扔进垃圾

筒,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。”

“白痴总是有股莫明其妙的自信,不过通常没什么用。”夏天撇了撇嘴,“我最喜欢揍的就是这种白痴了。”

应文山摆了摆手,笑道:“那呆会儿我们可以留点时间切磋一下。”

“直接说什么事吧,别浪费大家的时间。”阿九淡淡的说道。

“好,那就开门见山了。”应文山脸上仍旧保持着固有的笑容,“我也不攀交情了,我想跟做个交易。”

阿九没有说话。

“一个我共赢的交易。”应文山等了一会儿,发现阿九没有顺势追问,只好自己接着说:“我帮找到的亲生父母,帮我办一件事情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阿九直接摇头:“我现在过得非常好,对于找亲生父母没有半点兴趣。”

应文山愣了一下:“难道不想知道亲生父母是谁?不想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?不想知道他们当年为什么抛弃?”

“不想,一点也不想。”阿九一脸不耐的说道:“我跟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,也不想再产生任何关系。”

应文山脸色蓦然一变,逐渐阴冷起来:“我真是看错了,本来还以为是个善良的女孩子,没想到居然如此的不孝,连亲生父母也可以弃之不顾!”

“敢骂我女人,个白痴找打是吧。”夏天瞪着这人,说着就要动手,却被阿九给拦了一下。阿九看着应文山,淡淡的说道:“我孝与不孝,跟没有任何关系,也没有资格评判。他们当年既然把我扔进了人间地狱,那就说明亲情在他们眼里一文不值。在那一刻

起,我跟他们就再没有任何关系,没有爱,没有恨,更没有情,只是两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而已。”“那就太遗憾了。这么无情,带过去也没什么意义了。”应文山显然没想到阿九居然没如此干脆利落,真的是不给他半点可趁之机,只是这么一来,他就真的只能用强

了,毕竟要实现他心中的计划,可缺不了阿九这一环。

夏天只是瞥了这人一眼,就猜到这白痴想干什么:“别想着动手,否则会死得很难看。”

“我还真想试试。”应文山的脸隐没在阴影处,神情变幻不定,“谁死还说不定呢。”

应文山只向前踏了一步,整个房间瞬间被庞大的阴影笼罩,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。

无数细密的影子爬了出来,悄无声息地将夏天和阿九牢牢缠住,一点一点地渗入他们的皮肤之中。应文山冷笑道:“现在,说说谁会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