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app移除卸载方法

Posted by: | Posted on: 10月 21, 2021

   十几分钟后,张雅莉从T集团的小门秘密进入,浑身上下已经狼狈的不成样子。

   女人那一张向来白皙的脸,全脸青紫交加不说,看起来又肿又胀,几乎成了猪头。

   而她时尚洋气的卷发,也被弄得散乱的不行,胳膊和胳膊肘上更是淤青和血痕叠交,就连她的高跟鞋也被踩掉了一只,一眼望去,简直惨不忍睹。

   董子俊望着张雅莉的惨样,差点忍不住失笑出声。

   但为了保持严肃,更为了顾忌她的面子,他还是佯装讶异的问道:“夫人,您不在家好好待着,怎么到T集团来了?再说,现在事态非一般的紧急,外面的抗议者那么多,很容易伤到人的。慕总前些天刚受过重伤,您忘了那血淋淋的教训了吗?”

   要知道,张雅莉可是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,就算她一般有事也是要钱,会打个电话提前通知他。

   张雅莉抓狂的拂弄了一把乱糟糟的发。

   望着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,她不由狠狠的白了董子俊一眼:“既然知道事态紧急,干嘛还不想出好的解决办法?T集团养着们这群高层是吃白饭的吗?我说董子俊,们整天光混日子不干正事儿,一个个当米虫呢?瞧瞧底下那一群刁民对我干的好事,若不是及时赶到,说不定他们生吞了我都有可能……”

   董子俊微微颔首:“夫人教训的是,我们一定会尽早的找到解决办法,快了……”

   张雅莉却咄咄逼人道:“什么叫应该快了?们偌大的集团,就是这样的办事效率?赔偿那些死者家属们的钱款是小事,若是因此影响到了T集团的声誉,那可不行!多耽误一分钟,我儿子的公司就多一分钟待在火上煎熬的时间。今天们务必研究出解决金沣百货坍塌事件的方案!”

   董子俊只是点了点头,知道这慕夫人每次以来公司,总会把这里弄得鸡飞狗跳,而且挨骂,收拾烂摊子的总会是他,说实话对她真有些怕怕的。

   但他身为下属,却没有顶撞的资格,只能埋头苦笑了。

   微微笑的脸庞十分迷人

   因为董子俊毕竟是给自己的银行卡打钱记账的,张雅莉唠叨了一番便住了口,显然还是给他留了一些面子。

   尽管对这个财务管家不满意,她还是态度变好了一些:“董特助,少凌在吗?”

   董子俊连忙点头:“嗯,总裁在呢,夫人这边请。不过,总裁现在应该在会议室,他正在给高层董事们开会……”

   张雅莉毫不客气的向总裁办的方向走去:“那我先去总裁办等少凌。”

   董子俊:“好。不过,夫人,您要不要去盥洗室梳洗一番?用不用我去楼下的商场给您买几件换洗的衣服?”

   “不用了,就这一身好了,我倒是要我儿子看看,那一群该死的刁民如何可恶,将我折腾这么惨!相信我儿子一定会为我讨回公道,将那些闹事者全都绳之以法!”

   说完,她便以狼狈的姿态,一瘸一拐的向总裁办的方向走去。

   董子俊不由得再次摇了摇头,慕总现在为金沣百货坍塌的事儿,急的火急火燎,而夫人现在去触他的霉头,估计慕总又该不悦和头疼了吧?

   尽管如此,董子俊还是赶紧去端水沏茶,免得慕夫人一个不高兴,又开始刁难人了。

   三个多小时以后。

   张雅莉在总裁办等的都瞌睡了,慕少凌才缓缓的从会议室走了出来。

   门口,董子俊端着一个精致的水果拼盘,还有一杯果饮欲言又止的望着他。

   慕少凌蹙了蹙眉,直接大步的推开了总裁办的门。

   宽敞的沙发上,张雅莉正翘着二郎腿,仰面躺在上面,她手上还拿着一本时尚杂志,嘴里还啃着一块皇冠梨,看上去十分的惬意,只是她那胳膊上青青紫紫的伤痕,着实有些碍眼。

   “妈,您怎么来了?”看到她的样子,慕少凌的眉头习惯性蹙的更深了,说的话也有些冷意。

   慕少凌这么聪明,如何不知母亲胳膊上的伤,是外面那些人所致?

   可他明明告诫过她,这段时间安分点,行踪也低调点,外出的话身边多带点保镖,但他这个母亲向来随心所欲惯了,总是将他的话当做耳旁风,让他委实无奈的很。

   “儿子,妈想了,来看看不行?”张雅莉放下手中的杂志,端坐起身。

   她的视线一接触到慕少凌,便再也挪不开眼睛了,儿子那颀长优雅的身形,矫健沉稳的步伐,每一次看到他,张雅莉总觉得他又俊了,真的比他那个死鬼父亲慕震帅多了,就连那皱眉的模样,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。

   这么优异的外形条件,还有天才般的经商头脑,怪不得外面总有那么多的小妖精,不顾廉耻的往儿子身上扑呢!

   至于,他身上那强势的冰冷气场,张雅莉就自动忽略掉了,再次假笑道:“儿子,我真的想了。”

   “想我?呵。”

   慕少凌轻启性感的薄唇,吐出的言辞却分外刺人:“我在医院住了那么久,每天只见媳妇起早贪黑的伺候我,倒是好像从来不曾见过母亲露面啊……妈可是大忙人,没想到今日倒有空来看看我了。”

   张雅莉那唇角强自佯装的笑意,就那样尴尬的僵住了:“哪,哪有的事儿?那几天恰巧妈的身体有些不太舒服,我不是得了重感冒吗,一直咳嗽,怕传染给,所以……不信的话,可以问问司曜,我的感冒药还是从他那里拿的呢。”

   慕少凌直接打断了她的话:“废话少说,妈,今天来到底什么事儿?我没时间在这打哑谜。”

   望着儿子那张如阎罗般严肃冷厉的俊脸,张雅莉噎了一下。

   又稍等片刻,她这才扭扭妮妮的将自己的来意挑明:“妈……妈最近手头有点紧,就连保姆都养不起了,就算我节衣缩食也无济于事,,能不能再给点那,那个?”

   慕少凌依旧面无表情:“想要多少?”

   张雅莉立即惊喜的竖起了三个手指:“不多,就……就三千万吧……”

   慕少凌挑眉:“妈以为T集团现在的形势,还像以前那样金库丰盈?就连那些遇难者们的赔偿款都尚且在搁置当中,就是因为流转资金不足,您这样的狮子大开口,不太好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