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社区官方app

Posted by: | Posted on: 10月 20, 2021

   走出房间来到客厅时,威廉发现大部分凤凰社成员,已经离开了这里。

   斯内普教授倒是意外地没有离开,而是独自站在角落里。

   他不跟别人说话,也不靠近其他人,仿佛遗传了纽特老大爷的自闭症。

   不过看他满脸的不耐烦,就知道他不是自闭,而是自毙和孤僻。

   斯内普显然是在等人,这里能让他等的,也只有邓布利多教授了。

   眼看斯内普孤独地站在那里,为了避免尴尬,韦斯莱夫人走过去,客气地邀请道:

   “吃了饭再走吧,斯内普教授。”

   “他不会在这儿吃饭的,茉莉。”

   坐在沙发上的小天狼星,翘着二郎腿,阴阳怪气道:“你做的饭不合他胃口……蝙蝠刺身呢,他不喜欢吃同类的,对不对?”

   “如果做狗肉的话,我倒是会考虑考虑。”斯内普冷冰冰回应。

   两人又互相怒视了起来。

   韦斯莱夫人有些尴尬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   大提琴女郎尽显高雅气质

   她刚刚还想在吃饭的时候,和斯内普教授聊一聊,自己小儿子罗恩的学习成绩问题呢。

   连续几年的期末成绩都是“P”……暑假过后就是OWL年,罗恩还能不能适当抢救一下?

   不然,私下里帮忙补补课?

   不过,幸好被小天狼星打断了,不然很可能从斯内普那得到一个绝望的答案:

   没救了,号练废了,该考虑重练小号了。

   什么,罗恩就是小号,大号都是很优秀,几乎满级了?

   那没事了,废就废吧。

   眼看小天狼星和斯内普要掐起来,韦斯莱夫人一边当和事佬,一边在心里纳闷。

   到底是什么仇、什么怨啊……难道两人因爱生恨?

   韦斯莱夫人当然不理解两人的恩怨,不然也不会邀请斯内普留下吃饭。

   原因很简单,她以前和这些人,都没有过多接触。

   差着年龄呢。

   论亲戚关系,韦斯莱夫人是小天狼星有姻亲关系的表姐;韦斯莱先生是小天狼星叔伯祖的曾外孙。

   这亲戚关系已经很远了,基本不走动。

   而斯内普这一代的巫师入校时,韦斯莱夫妇早就毕业,大儿子比尔都一岁多了。

   和韦斯莱夫妇差不多同龄的巫师,是贝拉·布莱克和丽塔·斯基特这些人。

   连马卢修斯都比韦斯莱先生小好几岁呢。

   至于小天狼星他们毕业后? 巫师战争已经爆发? 那就更没法接触了。

   原因更简单:韦斯莱夫妇忙着造人呢。

   从1972年开始,每隔两三年? 就有一个韦斯莱出生。

   挺着大肚子的韦斯莱夫人? 哪里能接触到这些人。

   更别说了解他们学生时代的恩怨。

   “好了,别吵了。”卢平揉了揉眉心。“小天狼星? 你少说两句吧。”

   这时,邓布利多从房间里走了出来? 他和众人打了声招呼? 很快带着斯内普离开。

   “斯内普肯定有情报没有说完。哼,防着我们一手呢。”小天狼星小声嘀咕着。

   “也不知道邓布利多怎么想的!”

   大家都没有理会他。

   “威廉,在这里吃饭吧?”韦斯莱夫人期盼地说。“你与赫敏又救了罗恩和哈利,我得好好感谢你们俩呢。”

   韦斯莱夫人有些遗憾? 她还想留邓布利多教授吃饭呢? 正好和他聊一聊学生安的问题。

   为什么自家儿子和哈利……总是会出事呢。

   不是魔法界盛传:霍格沃茨是最安的地方。

   这话到底是谁传出来的?

   造谣……不犯法的吗?

   威廉瞥了眼韦斯莱先生,然后点点头。

   珀西的问题,他只与赫敏还有邓布利多提起过。

   威廉肯定不会直接和韦斯莱先生说这件事,但校长似乎也没有提起。

   看来是想让韦斯莱先生自己发现。

   不然大家都尴尬。

   听到终于要开饭了,唐克斯兴奋地从椅子上跳起来:“我也来帮忙? 我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!”

   威廉还是第一次见,把平胸说得如此清新脱俗的。

   不过唐克斯真的花钱大手大脚? 她自己的工资连威廉的发的情报费,都不够她花的……现在没钱了? 每天来蹭凤凰社的伙食。

   真是会薅羊毛。

   这就是赫奇帕奇出品的傻獾吗?

   爱了,爱了。

   “哎呦!”

   精力旺盛过头的唐克斯? 被巨怪的制作的伞架被绊倒了? 仰面朝天躺在地上。

   紧接着? 一阵可怕的、震耳欲聋的、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响起。

   一道布满虫眼的天鹅绒帷幔,突然被掀开了。

   墙壁上有一个肖像,带黑帽子的老太太,正在拼命地尖叫,一声紧似一声,好像正在经受严刑毒打。

   那老太太流着口水,眼珠滴溜溜的转着,脸上的黄皮肤,因为尖叫而绷得紧紧的。

   “畜生!贱货!泥巴种!肮脏和罪恶的孽子!赶快从这里滚出去!你们怎么敢玷污我祖上的家宅——”

   唐克斯被吓呆了,她还被人这样骂过。

   威廉打了个响指,那幅肖像说不出话来,好像被掐住了脖子。

   韦斯莱夫人慌忙走过来,拉上帷幔了。

   小天狼星站起身,厌恶地望着肖像里的女人。“没错,这是我妈妈。”

   “我一直想把她弄下来,但她似乎在帆布后面念了一个永久粘贴咒。

   威廉,有魔药能把她给毒哑吗?反正只是一副画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那还不如在肖像里画一条大黑狗,整天追着她咬呢。

   真是母慈子孝的画面。

   对哦,可以让安妮在这个暑假,给这幅画增加点独特的东西。

   比如……九个太阳。

   “安妮和赫敏呢,她们俩去哪里了?”小天狼星询问道。

   “在楼上打扫卫生吧。”威廉打量着这所布拉克老宅。

   “太好了,这些活都由她们干,就不用我干这些杂活了。”小天狼星似乎很高兴。

   “你不知道,我在这里打扫了大半年。”

   威廉无语道:“你大半年时间,就打扫成这样?”

   “哎呀,别在意这些细节,多想想我们之后的旅途!”小天狼星拍了拍威廉的肩膀。

   奥地利路途遥远,威廉与赫敏会借助德姆斯特朗的大船,从北海进入莱茵河,最后抵达奥地利。

   “船被你停在了哪里?”威廉询问。

   “英格兰北海岸边啊……”小天狼星不在意道。

   “你不怕食死徒找到那艘船?”威廉皱眉。

   “不可能的,海格在船上等我呢,而且……”小天狼星低声道:

   “那边最近有超强台风入境,十六级……据说一百年一见。没有巫师能靠近那艘船的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所以海格和那群德姆斯特朗的学生,就被你这样无情地丢在船上了吗?

   真有你的呢,小天狼星!

   ……

   ……

   (求推荐票和月票各位大佬。

   感谢“就不告诉你咋滴”,“小狮子鸭”,“箴谏岁悦”三位大佬的打赏。)